×

3家信托公司欲设立基金公司 投资者刀尖舔血小心本金尽失

17/06/19 来源:http://www.csybkj.cn
业内人士认为,信托公司欲借基金子公司规避信托行业相对严厉的监管,曲线拓展产品销售渠道   ■本报见习记者 唐 芳   第一网

  

  业内人士认为,信托公司欲借基金子公司规避信托行业相对严厉的监管,曲线拓展产品销售渠道

  ■本报见习记者 唐 芳

  第一网贷统计的全国年利率排名前30的平台中,有8家在宁波

  ■本报记者 刘 琪

  虽然“60”后基金公司目前发展得并不光鲜亮丽,基金牌照也不再具有垄断优势,但“60后”基金公司仍在不断扩容中,而其中信托公司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证券日报》基金新闻部发现,年内有3家信托公司欲参与设立基金公司,而目前有成立意向的基金公司共计5家。

  对此,信托机构表示涉足基金公司只是固有资产的一种投资行为,目的在于拓宽盈利渠道。但是基金业的人士认为,信托公司看重的不是基金牌照,而是基金子公司牌照。信托公司在监管层对第三方理财销售信托产品的要求越发严格的背景下,希望利用自家控股的基金子公司平台来曲线拓展产品销售渠道。

  3家信托公司

  欲拿下基金牌照

  近日,被誉为首家创投系公募基金管理公司的红土创新基金公司获得中国证监会的核准设立批复,“60后”基金公司即将扩容至32家。虽然新基金公司面临着重重困难,发展现状也不如人意,但是随着保险公司、证券公司和私募资产管理机构的不断参与,新基金公司仍是不断增员。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信托公司对基金牌照的热情大增。

  5月30日,安信信托公告称,将与控股股东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共同成立公募基金管理公司。新成立的国和基金管理公司注册资本1亿元,安信信托将以货币方式出资2400万元,占国和基金注册资本总额的24%。

  几天后,又有一家信托公司宣布将成立基金公司。6月6日,与渤海信托同为海航资本旗下子公司的亿城投资发布公告称,拟与渤海信托有限公司、特华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共同出资设立本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其中渤海信托以货币方式出资1亿元,持有该基金公司50%股权。

  虽然证监会最新公布的基金管理公司设立审批表中,尚未见上述两家基金公司的申请信息,但待审查的3家基金公司的信息显示,嘉禾基金的第一大股东也是一家信托公司——中航信托,拟定持股比例为30%,而该申请已于去年10月底得到受理。

  即目前,有成立意向的5家基金公司中,有3家都有信托公司涉足。

  看重基金子公司牌照

  预谋“曲线救国”

  其实,信托公司涉足基金公司在基金业已经不是新鲜的事。统计显示,已成立的91家基金公司中,23家的第一大股东为信托公司。而参与持股基金公司的信托公司已达39家,其中10家信托公司的持股比例在50%以上。

  那么在基金业市场行情并不好,新基金公司生存困难的前提下,为何信托公司仍旧追捧基金牌照?

  安信信托高管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参与设立基金公司有利于扩大公司业务规模,进一步增强公司的盈利能力和市场竞争力,推动公司持续发展。而亿城投资在的公告中表示,参股设立本源基金管理公司,是公司以多种方式推进基金业务发展、落实公司发展战略转型的一部分。

  一位信托界业内人士表示,信托公司涉足基金管理公司,是一种自有资产的投资行为,信托公司自有资产投向有限,不能投向实业,只能在金融市场寻求目标,基金公司可以给信托业务增加更多可能性,拓展利润来源。

  高收益一直是网贷行业吸金的利器,但也是制约其发展的短板,甚至已经成为行业风险积聚点。近日,《证券日报》记者从第一网贷获得的一份数据显示,上周工作日(2016年1月11日至2016年1月15日)平均综合年利率超过36%的平台共41家。而同期,国内P2P网贷行业平均收益率为11.58%左右。对此,有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随着央行多次降息降准,整个社会的资金流动性已经得到补足,融资成本也已经下降,此时依然坚持高收益高成本的模式显然不符合市场规律,或有假标自融的危险,应该警惕。”

  并且,临近年关,P2P平台的“倒闭潮”似乎已经成了行业挥之不去的魔障。因此,中投顾问金融行业研究员边晓瑜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高收益往往伴随着高风险,投资者在选择平台时应先对平台的资质、实力和产品进行充分的了解,尽量选择大平台,别过于崇拜高收益率平台,收益率超过18%的平台就必须引起重视。也应尽量避开山东、浙江等平台问题频发的地区,选择行业秩序相对规范的地区进行投资。”

  前30名高收益网贷平台

  宁波地区占8家

  据第一网贷的数据显示,上周工作日(2016年1月11日至2016年1月15日)平均综合年利率超过36%的平台共41家。并且,此41家平台上周工作日总成交额超过了1亿元。据本报记者观察,这其中大部平台近期都发布了大量高息活动标。而网贷平台以高息的短标、奖励标招揽投资者,早已不是网贷行业的新鲜事。

  同时,经本报记者统计,第一网贷统计的全国年利率排名前30的平台中,有8家在宁波。为何宁波地区网贷平台偏好高收益?对此,边晓瑜告诉《证券日报》记者,“一方面是因为这些地区的网贷行业发展较为迅速,每年都有大量的网贷平台进入市场,而高收益是平台吸引用户最常见的手段;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宁波地区小微企业多,而且民间借贷传统深厚,游走在政策边缘的平台数量多。”

  并且,她表示,这些平台收益率偏高的地区正好也是平台跑路频发的地区。事实上,浙江一直是网贷大省,截至目前共有300家网贷运营平台,注册地在宁波的P2P平台至少有51家。不过据网贷之家数据显示,宁波的51家平台中有36家出现了跑路、关停、提现困难等问题,有的平台开了不过两个月就失联了。比如宁波“亚联贷”2015年10月11日上线,同年12月2日该平台关站失联;去年6月12日上线的“缑城贷”也被爆出提现困难;6月25日上线的“慈鑫贷”7月20日在官网发出致歉信,表明公司暂停营业。鑫龙财富、贺翔财富、昊华财富、传通财富、合众融通、唐人贷、聚来融等十多家宁波P2P平台都是在去年出现问题。

  “超高收益平台往往都会存在风控系统不完善、注册资本偏少、高坏账率等特征,网贷平台收益之所以高,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它能够借助网络,省去诸多中间环节,拉近投资人与借款人之间的距离,在短时间内聚集资金。高收益往往与高风险并存,在网贷领域也不例外,高收益意味着未来平台资金偿付压力大,风险也相对高”,边晓瑜对《证券日报》记者说道。

  降息已是行业趋势

  超高息不受法律保护

  其实P2P网贷早已不是高息的代名词。据资料显示,在2013年,P2P行业的综合收益率曾达到21.25%;而在2014年,整个行业的综合收益率就下降到17.86%。而据网贷之家发布的2015年12月月报显示,从各平台的综合收益率分布来看,七成以上的平台综合收益率在8%-18%之间。其中,占比最多的是收益率介于12%-18%的平台,占比为48.60%;其次是收益率介于8-12%的平台,占比为28.42%。而处于综合收益率两端的平台占比合计不足一成,其中综合收益率在8%以下的平台占比为4.14%;综合收益率在24%及以上的平台占比最少,仅为3.45%。

  “不光是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以主流P2P平台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机构,去年以来屡次下调收益率”,前述业内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一方面,降低收益率可以降低平台运营风险,寻找更加安全的优质资产;另一方面,降低融资成本也是为了提高资产端市场的竞争力,拓宽渠道和业务种类。“过高的收益必然对应过高的融资成本,在目前这种下行的经济周期中,过高的融资成本也会使得借款方背负巨大的压力,难以进行正常的经营,甚至铤而走险,违规作业。”在他看来,在金融三角形中,收益、安全、期限存在一个总量均衡的状态,单方面加强其中之一,必然会影响另外两者,高收益的产品只能通过较长的期限或者较低的安全性来弥补。而在期限一定的前提下,收益和风险将成正比,高收益则必然伴随高风险。

  而一位基金分析师则表示,近期信托基金涉足基金牌照,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看重的其实是基金子公司的通道业务功能。基金子公司的业务模式与信托差别不大,但在净资本、产品设计和管控等方面受到的约束较少。基金和信托分属不同的监管机构,业务互补。最重要的是,“99号文”公布后,监管层对第三方理财销售信托产品的要求越发严格,信托公司在发行中不得不另谋出路,而他们选中的就是基金子公司。他们希望利用自家控股的基金子公司平台来曲线拓展产品销售渠道,规避信托行业相对严厉的监管。

  此外,一些信托公司还直接和基金公司合作,参与到基金子公司的设立。如爱建信与华泰柏瑞基金、柏瑞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三方合资组建柏瑞爱建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中建投信托和国泰基金合作组建国泰元鑫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长城基金和北方国际信托共同设立长城嘉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中信信托和信诚基金共同组建的中信信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此外,投资者需要注意的是,过高的收益率也并不受到法律的保护。云南八谦律师事务所廖莹律师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P2P网贷平台在法律上的地位属于居间方,为融资方与投资方进行投融资信息的撮合。P2P网贷平台上的投融资产品在法律性质上属于民间借贷行为。依据2015年9月1日正式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的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她对本报记者解释道,这一规定意味着民间借贷年利率24%的部分是法律明确保护的;年利率24%至36%的部分为自然债务,借款人愿意还的时候债权人可以享有,借款人不还的话债权人无法通过司法途径要求债务人给付,但如果债务人已经给付完毕,债务人无权要求退还;年利率超过36%的部分在法律上是无效的,首先法律不保护超额部分的利率。其次,即使债务人已经支付了该部分利息,仍可向法院主张要求债权人归还超额部分利息或折抵本金。“因此,建议投资人在了解法律关于民间借贷利率规定的基础上进行投资产品的选择,同时明确法律对不同利率的认可态度。”

www.csybkj.cn 金融论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