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债权人"惜贷" 北大荒虚增利润被罚(3)

17/06/21 来源:http://www.csybkj.cn
透视财富管理市场之鄂尔多斯样本   债权人“惜贷” 鄂尔多斯痛定思痛重谋财富新路   时隔一年,鄂尔多斯仍未走出民间借贷危

  

  透视财富管理市场之鄂尔多斯样本

  债权人“惜贷” 鄂尔多斯痛定思痛重谋财富新路

一周围观:交行打响混业首枪北大荒虚增利润被罚(3)

  时隔一年,鄂尔多斯仍未走出民间借贷危机的阴影。

  中秋前夕,当地位于东胜区的公安局打非办公室依然人满为患,民间借贷案件仍处于高位,楼市也处于僵局。鄂尔多斯借贷人正承受着泡沫破灭以及信用受损后的刮骨疗伤。

  “受伤之后”的民间借贷资金投向在潜流暗涌至包括银行、券商、信托等正规金融机构中。

  位于民间借贷中心的大同证券鄂尔多斯营业部,其在过去几年间所经历的从冷落到被关注的过程,正是鄂尔多斯民间资金流变的一个缩影。

  面对规模庞大的民间财富,以及面向西部配置的稀疏金融机构,如何启蒙当地居民的财富管理理念,并科学引导民间资金有序进入金融机构,鄂尔多斯金融主管部门及当地金融机构正在寻求破解西部地区财富管理的课题。

  A

  从“全民借贷”走向“全民追债”

  从2009年到今年一季度,鄂尔多斯个别地区民间借贷涉诉案件每年增幅在30%以上,涉诉金额从几万元、几十万元上升到百万元以上

  中秋前夕,鄂尔多斯东胜区的国贸大厦10层,当地公安局“打非办”所在地,相比去年此时和今年年初,前来投诉和追债的各路债权人仍未见减少迹象。

  “前前后后共投出了几十万元,但现在只要能收回本金,利息就敢不指望了!”谈起往事,年近四十的债权人王艳一声叹息,自去年年底得知借款方资金链断裂后,她已经记不清来过这里多少次。

  两年前,身为单亲母亲的王艳未能经住民间借贷的高息诱惑,通过熟人关系,几乎将所有积蓄投给了当地一家地产商。然而好景不长,地产商终因楼房滞销而陷入资金困局。王艳于是也走上了讨债之路,数月下来,她已心力交瘁。

  不过,随着当地传统民间借贷结算期——中秋节的临近,王艳只是时下鄂尔多斯债权千万讨债大军中的一个缩影。

  来自鄂尔多斯公检法系统的数据显示,从2009年到今年一季度,鄂尔多斯个别地区民间借贷涉诉案件每年增幅在30%以上,涉诉金额从几万元、几十万元上升到百万元以上。

  彼时盛极一时的“全民借贷”,俨然已逆转为眼下的“全民追债”。在他们看来,这场民间借贷危机的导火索则是2011年9月鄂尔多斯中富房地产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王福金因身陷2.63亿元债务危机而自尽身亡。

  而引发这场危机的最深层次原因,却是驱动当地经济高速发展的“双引擎”——房地产和煤炭投资双双熄火。

  目前,鄂尔多斯楼市仍未走出房地产调控以来的“低谷”。据鄂尔多斯房地产开发商统计,今年在建工程中,约有75%处于停工或半停工状态。其中,今年前四个月,全市销售商品房149.8万平方米,下降20.8%;销售金额91.4亿元,下降5.8%。

  以鄂尔多斯市康巴什新区为例,目前在建的住宅项目有17个,其中康和盛世等3个项目不同程度出现了“未按合同约定交房”现象,而“上海证大”等5项目出现了“工程进度明显放缓”现象。

  在国家房地产调控的持续重压下,鄂尔多斯“击鼓传花”的房价游戏已难以为继,而一贯依靠民间借贷资金的中小房企也深陷其中,上述中富房地产正是众多深陷楼市调控和民间借贷泥沼的众多房企之一。

  “这些房子是以高息的民间借贷支撑的,一旦房地产泡沫破灭,多米诺骨牌将砸倒游戏的所有参与者。”

  鄂尔多斯目前的景象,不禁令人想到一年前经济学博士马光远针对“鬼城”的一番言论,不想竟一语成谶。

  根据马光远此前测算,2011年鄂尔多斯房地产计划新开工面积达1300万平米,计划销售商品住宅面积达1200万平米。这对于总人口仅有160万的城市而言,如此的建设速度和规模意味着,在外来移民比例并不大的情况下,当地人将至少拥有人均10套以上的房子。

  谈及鄂尔多斯危机背后的根本原因,曾多次参与调研的高和资本董事长苏鑫也认为,除房地产开发数量和土地供给严重过剩外,去年以来当地外来人口大批流失,也使得当地房地产市场愈发低迷。

  据鄂尔多斯官方数据,2011年末全市常住人口130万人,比年初减少了3万人。而根据高和资本的调研,当地人口外流可能更加严重,仅仅东胜区去年就走了10万人。“人口外流对住房需求减少,尤其减少了住房租赁性需求,缺乏人流和资金流支持的房地产,泡沫势必破裂。”苏鑫称。

  7月1日 中国经济网:沱牌舍得再次启动混改 酒企混改提速

  在业内人士看来,酒企混改引入的战略投资主力军应该是白酒业内的产业资本,而纯粹的财务资本投资者和业外资本投资酒业对企业的发展意义不大

  虽然多次混改均未果,但未降低沱牌舍得的混改热情。

  6月29日,在混改路上曾遭遇多次波折的沱牌舍得再次宣布因重要事项未公布而停牌,虽然这次混改能否让投资者喝上“混改的喜酒”还是未知数,但是此次沱牌舍得混改消息还是引来业内的关注目光。

  在业内人士看来,作为川酒六朵金花,沱牌舍得近两年来受行业调整影响较大,虽然公司的去库存化基本完成,但面对行业的激烈竞争,沱牌舍得要想提高公司的运营效率,引入战略投资走混改之路将成为推动公司长期发展的一剂良药。

  沱牌舍得再次启动混改

  根据沱牌舍得发布的公告显示,射洪县政府正在组织相关部门和专家对公司控股股东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混合所有制改革方案进行研究和论证,方案可能对公司构成重大影响。同时由于方案确定后尚需报上级政府批准,存在重大的不确定性。因此,经公司申请,公司股票自2015年6月29日起开始停牌。

  值得一提的是,沱牌舍得近10年内虽然有过多次混改举措,但均未成功。最近的一次是在2014年9月份,沱牌舍得发布公告称,射洪县人民政府拟引进战略投资者对公司控股股东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沱牌舍得集团”)进行战略重组。改方案于2015年1月9日获得遂宁市人民政府批准通过。“射洪县人民政府拟向投资者公开挂牌转让所持沱牌舍得集团 38.78%股权,同时由受让股权转让的投资者对沱牌舍得集团增资11844 万股。完成战略重组后,投资者持有沱牌舍得集团 70%的股权,射洪县人民政府持有沱牌舍得集团 30%股权”。

  不过,上述沱牌舍得集团国有股权转让及增资事宜两度在西南联合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均未征集到意向受让方。于3月16日,射洪县人民政府决定终止此次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 38.78% 股权转让及增资扩股挂牌。

  此外,鄂尔多斯民间借贷资金另一重要流向——煤炭开采企业,也因持续下跌的煤炭价格而难以自拔。

  对于沱牌舍得上述挂牌不成功的原因,在业内人士看来,并不是沱牌舍得集团股权没有吸引力,而是当地政府开出的条件太高,双方价格没有谈拢是导致没有受让方摘牌的直接原因。

本新闻转载于澳门现金网,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

www.csybkj.cn 金融论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