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政府应加密市场转型“安全网” 信贷平稳增长

17/09/24 来源:http://www.csybkj.cn
6月11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全国固定资产投资、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等数据并不很乐观。   这些数字透出哪些宏观信号?投资下滑会

  

  6月11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全国固定资产投资、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等数据并不很乐观。

  这些数字透出哪些宏观信号?投资下滑会对基本面造成怎样的影响?中国经济又能否在第三季度迎来“秋老虎”?针对这些问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对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元春进行了专访。

  北京3月13日电 (记者 陈婷婷)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中心13日举行记者会。央行主要负责人就M2(广义货币)、黄金储备、温州金融改革、信贷水平的稳定等多个热点话题做出回应。

  ——中国M2接近百万亿是否会引起长期的通胀风险。

  短期之内经济仍将低迷

  NBD:今年1到5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1.4%,5月份的单月数据是9.9%,都是比较低的,对这个数字您怎么看?

  刘元春:这个数字是预计之内的,因为投资下滑的内在趋势已经形成了。首先是房地产投资增速下滑还没有见底,1到5月份的数据是5.1%;第二是制造业投资增速下滑,制造业盈利水平持续下滑,制造业出现明显负增长。

  虽然目前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有所上升,但是这个增长弥补不了房地产投资和制造业投资下滑所带来的影响。而且目前看到的投资下滑,单从投资量来讲,还没看到有到底的迹象,估计下一步还会继续下滑。

  而且这种现象已经影响到经济的增长,目前拉低经济增速的核心力量就是投资下滑所带来的。因此从目前来看,短期之内经济仍将处在一个探底回落的过程中间。

  NBD:据统计局公布的数据,工业生产增长有所加快,5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1%,增速比4月份加快0.2个百分点,连续两个月呈小幅回升态势。您判断目前的工业情况是怎样的?

  刘元春:这个数据并不能表明工业出现了好转,只能说目前是底部运行的态势。但是从下一步来看,我认为随着国际政策的加码,国家对地方政府督导作用的逐步显化,可能工业增加值会在三季度有一定的反弹,但这个反弹的可持续性依然比较小。

  工业处结构调整艰难期

  NBD:PPI已经连续多个月负增长,工业品通缩严重。今年以来央行已经进行了几次降息降准,您怎么看这些政策的效果?

  刘元春:应该说在目前高债务率困局下,货币政策对实体经济的渗透作用下滑得很厉害,必须要通过财政和产业的政策开路,才会产生效果,所以央行之前的政策还需要一个消化期。

  NBD:您认为未来在哪些方面还存在政策空间?

  刘元春:目前全球都非常低迷,世界各国的状况都不太好,中国的工业也正处在真正由市场引导的结构调整的艰难期。在这个过程中,政府不宜过度进行直接的介入和扶持,应通过开放市场、鼓励创业的方式,让民间资本自由探索下一步新的增长点与增长源泉。

  事实上,政府一直在为寻求新增长点做文章,如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空间大,将得到进一步推动。国家可通过设立产业基金、政策补贴等方式,鼓励各类资本进入这些领域,强化领域的创新转化。

  NBD:在这个阶段政府需要做什么?

  刘元春:首先要做的是市场转型“安全网”的加密。这个过程里,有些企业需要倒逼和破产,有些职工需要结构性的就业调整,这都是必须要进行的,这就需要政府来妥善处理。其次,政府对整个政企关系要持续进行重构,积极推进政企分开,为非公经济确定平等、合法的地位,为多种所有制、混合经济拓宽发展渠道,进而构建一种健康、多元的市场经济。另外,政府也要在基础设施建设部分为下一步的增长作长远考虑。

  NBD:近一年多来发改委频频地批复大型项目,也引来一些质疑,我们国家现在的基础设施建设是不是有浪费,是不是在搞无效投资?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表示,央行高度重视保持低通货膨胀的目标。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央行最强调的还是物价稳定的目标,也就是说要防止物价过快上涨。

  周小川说,中国M2的比重是高的。如果今后能够控制M2的增长率,将其保持在合适的水平,就不会导致突发性的物价上涨,所以M2的总量和“堰塞湖”不是一回事。

  ——中国是否会把黄金储备提高到国家层面。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易纲说,官方“使劲”投黄金的话,有可能会把黄金的价格打得更高,由于中国国内的黄金价格完全与国际挂钩,老百姓购买黄金可能就要支付更高的价格。

  易纲说,“黄金储备和黄金投资永远是一个选项,我们永远都会考虑,但是保持市场平稳,保持价格稳定,需综合考量。”

  ——正确看待温州金融改革效果仍待观察。

  周小川说,对于经济中已经出现的困难,新的改革措施不一定就能帮它解决。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则表示,温州金融改革应该有一个科学的认识和预期,它的综合效果还有待于改革的进一步推进,有待于进一步的观察。

  他说,下一步的改革,一是会按照去年国务院批复的《温州金融改革综合改革方案》的要求来继续推进,主要包括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金融服务领域,二是合理引导民间融资的规范化和阳光化,探索民间融资管理的地方立法模式,三是完善地方金融管理体制,防范金融风险。四是探索个人境外直接投资的试点,加快培育地方的资本市场。

  ——中国还会继续保持信贷的平稳增长。

  刘元春:并不是这样,我国的基础设施建设还是有很大的空间的。基础设施会在未来几十年内发挥作用,为未来的增长构建基础,所以不能用短期的使用率来判断基础设施是不是浪费了,这是判断标准问题。

  而且,基础设施可以增加有效供给,不直接反映在生产设备和生产能力的全面提升上,通过增加有效需求,来防止目前经济下滑的趋势,防止出现崩溃式变化。所以说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和产业类投资的功效是完全不同的。

  周小川表示,中国高度强调经济发展要保持平稳,只有保持平稳可持续,才能在中期或者长期范围内实现较快、质量较好的发展。信贷的增长要和国民经济所制定的GDP增长的目标以及控制物价水平的目标相匹配。

  周小川指出,除了信贷应该保持平稳以外,还要看到许多金融工具之间相互有替代和互补的关系,还要保持社会融资总量的增长大体平稳。(完)

香港马会资料http://www.hzdoing.com原创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sybkj.cn 金融论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