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泰君安副总裁刘欣 美国5月贸易逆差环比增加

17/03/15 来源:http://www.csybkj.cn
注册制的推出是资本市场的重头戏,参与各方对注册制都给予了高度关注。 本报华盛顿电 记者高伟东报道:根据美国商务部最新公布的

  

  注册制的推出是资本市场的重头戏,参与各方对注册制都给予了高度关注。

    本报华盛顿电 记者高伟东报道:根据美国商务部最新公布的数据,5月份美国贸易逆差为418.7亿美元,低于市场预期的426亿美元,较4月份修正后的407亿美元环比增加2.9%,表明美元走强仍继续拖累美国净出口。

    数据显示,美国5月份出口总额为1886亿美元,比4月份减少15亿美元,环比下降0.8%;进口总额为2304.7亿美元,比4月份减少3亿美元,环比下降0.1%。其中,美国5月份对华贸易逆差约为306亿美元,较4月份增加31亿美元。

  作为国泰君安资深且年富力强的副总裁,刘欣分管投行业务。相比国内证券行业的其他业务领域,投行业务的排名更迭向来频繁。不过,自2008年开始负责国泰君安投行业务以来,刘欣一直倡导“大投行”的投行发展战略,国泰君安也一直占据业内领跑者的位置。在刘欣看来,实施大投行战略,便是对注册制最好的未雨绸缪。

  刘欣表示,所谓大投行概念,是指除了为企业提供包括各种股权、债券融资工具的保荐承销服务以及并购、重组的财务顾问服务外,还应当基于对行业的理解以及资源的掌握,为企业提供引导资源对接、主动撮合交易、设计交易匹配产品等综合性资本市场服务,而不是仅限于某个方面、某一领域。

  注册制推出以后,将会给投行带来怎样影响?机构和投行从业人员又该如何应对?投行未来的盈利增长点将发生怎样的变化?证券时报记者就此对刘欣进行了专访。

  注册制改变投行视角

  证券时报记者:注册制的实施,会给投行的整体业务运作带来哪些变化?又会对整个行业格局产生怎样的影响?

  刘欣:简而言之,注册制的实施会使投行的项目选择和定价都更趋市场化。

  首先,未来注册制推行以后,项目选择方面将立足于成长性,以更加市场化的标准进行遴选。由于注册制以信息披露为中心,注册制实施后,审核的关注点将主要是披露信息的齐备性、一致性、可理解性,以及信息披露的合规性,而对公司经营状况、盈利能力和募投项目前景不作实质性的判断。这样一来,将降低企业上市的门槛和上市成本,并提高市场效率。

  上市门槛的降低、发行上市审核标准和理念的转变,将敦促投行业务人员转变其原有的首发上市(IPO)观察视角和遴选标准,以更加市场化的眼光来选择项目。投行业务将从以往注重企业的盈利能力,转为重视对企业成长能力和领先能力的考察和判断,投行将不再是企业连续盈利等硬指标的“审核者”,而是以高成长能力为价值导向,成为“阿里巴巴、小米和京东”们的不断发现者。

  而更加市场化的选择,将使得A股上市公司的结构更加丰富。包括互联网行业在内的新技术、新经济、新商业模式等战略新兴产业,都将会更多地出现在A股上市公司的行列里。

  再者,在定价方面,注册制推行以后,投行对公司的行业理解更加重要。注册制实施后,由于新股供给量不再受到明显的调控,投资者面临的选择也会更多,发行人与投资者之间的博弈行为将进一步加剧,新股发行也将逐步从卖方市场转变为买方市场。

  在此种情形下,投行需在充分理解和认识发行人及其所处行业的基础上,以资本市场熟悉的方式和语汇,揭示发行人的投资价值,呈现发行人的成长前景,并通过实质、高效的路演以及与投资者的全景式沟通,来充分了解投资者意愿和投资需求。在合理平衡发行人和投资者利益诉求的前提下,以更加市场化的机制和方式确定新股的最终发行价格。

  投行转向综合服务商

  证券时报记者:投行的角色会否因此有相应的调整?伴随着新三板的崛起、上市速度的加快,优质的上市资源逐渐减少,请您展望一下投行未来的业务方向?投行业务长远的发展和盈利点是什么?

  刘欣:确实是这样,在注册制实施的背景下,投行的行业环境将发生深刻变化,投行的业务活动将越来越向深层次发展,服务的手段和工具也越趋综合化。一些创新型服务,特别是以资金、资本为核心资源的资本中介服务已越来越多地体现在投行业务活动当中。未来的投行将不仅局限于通道提供者的角色,而将向综合的产品服务商角色转型。

  比如,在开展并购业务时,投行将以并购基金为平台,开展并购融资、战略性价值投资、创设融资工具等附加价值业务活动。在证券销售中,投行将日趋活跃地开展通过设计结构化产品、资管产品对接认购资金的投行活动。

  伴随着综合服务手段和能力的提升,我们可以预期,券商投行的收入结构将逐渐过渡到承销保荐收入、财务顾问收入、价值投资和产品设计收入三者并重的模式,非通道业务会在投行业务中占据越来越大的比重。新业务领域的拓展与收入模式的重构,将为原本陷于通道业务的投行业带来新的变革,促使投行收入结构从单纯的通道收入向综合服务收入转变。

  证券时报记者:机构应当如何适应上述行业转型?将会对投行从业者开展业务产生怎样的影响?国泰君安对此又有哪些准备?

  刘欣:注册制带来的上述变化,将使投行的工作重心转移到对企业的价值挖掘、发现和价值判断方面,投行之间的竞争也将从传统的问题规范、解决能力与材料制作能力,转化为行业理解力、价值发现能力、产品设计能力、证券定价能力和销售能力等高层次能力的比拼。这就迫切需要投行从业人员进行转型,从关系型、通道型、法律、财务专业型向行业专家型、价值发现型和交易匹配型转变。与此相适应,投行部门也需在运作模式、组织架构等方面进行转型与调整。

  近几年来,国泰君安一直在尽力提高投行从业人员的行业能力,并尝试着建立了部分行业的工作团队。未来,在注册制实施后,我们将通过不断的探索、完善和总结,以行业划分组建工作团队,逐渐建立起以行业区分为基础的运作格局。只有这样,才能基于行业发展脉络和途径,为发行人适时设计符合其发展阶段特征的多元化融资方案、参与策划并购重组等战略决策。

  此外,国泰君安也一直在努力培养投行从业人员的股票定价和销售能力。例如,我们要求销售人员必须对发行企业和所处行业有深入的理解和认识,对行业和市场定位有十分精准的把握,对投资者偏好有更好的敏感性。同时,我们要求销售团队加强对二级市场走势的判断能力,实现销售方式的多样化,建立起良好的资金匹配能力。

  国泰君安也一直在努力实现向主动资源配置的转变,完善投行价值链,这是未来投行业的重要业务方向。比如,在并购重组业务活动中,投行可基于对并购整合和协同效应的认同、基于对并购方和并购标的所处行业的深度理解,发现并购价值,并通过并购基金、股权投资基金以及其他交易结构产品的安排,或是提供并购融资的方式,开展以并购基金为平台的资本中介业务,使投行的业务活动延伸至更具价值创造的投资和资金配置环节,从而使投行业务链条得到完善。

  注册制下,投行将不再是企业连续盈利等硬指标的“审核者”,而是以高成长能力为价值导向,成为“阿里巴巴、小米和京东”们的不断发现者。

  证券时报记者 梁雪 周靖宇/制图

www.csybkj.cn 金融论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