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月沪市日均交易量环比下降26.7% 美元走强有悬念

17/09/18 来源:http://www.csybkj.cn
申博 本报讯(记者 程婕)昨天,央行发布的8月份金融市场运行情况显示,8月末,上证综指收于3205.99点,较上月末下跌458点,跌幅为

  

  申博本报讯(记者 程婕)昨天,央行发布的8月份金融市场运行情况显示,8月末,上证综指收于3205.99点,较上月末下跌458点,跌幅为12.5%;深证成指收于10549.16点,较上月末下跌1825点,跌幅为14.7%。8月份,沪市日均交易量为5147.7亿元,环比下降26.7%;深市日均交易量为4630.6亿元,环比下降11.4%。债券市场运行情况 2015年1-8月份,银行间市场现券交易累计成交50.1万亿元,日均成交3020.7亿元,同比增长102.5%。8月末,银行间债券总指数为166.05点,较上月末上升1.09点,升幅为0.7%。

  □本报记者 任晓 实习记者 彭扬

  多位专家表示,近期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连续下跌主要与前期累积的贬值压力有关。从中国经济基本面以及美元未来走势来看,人民币继续大幅贬值的可能性不大。

  累积压力集中释放

  瑞穗证券亚洲公司董事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认为,此次人民币大幅下跌与去年“8·11”汇改后的情况有所不同,当时市场误认为“8·11”汇改是中国要开启人民币贬值以刺激出口,但中国人民银行的表态很坚决,维持汇率稳定。本轮贬值始自去年12月,当时央行表示人民币汇率参考一篮子货币并减少了稳定汇率的操作,市场贬值预期逐步增加并导致贬值过程的自我实现。大幅贬值加剧了市场恐慌情绪,企业和个人换汇增多。

  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赵庆明认为,在股市联动以及国内经济增速放缓的背景下,出现了人民币贬值的预期和要求。由于离岸市场不受管制、更加市场化,更容易受到各种预期的影响而出现更大波动,离岸市场出现的人民币贬值也对在岸市场产生了一些负面连带效应。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认为,人民币市场化步伐继续加快。日前召开的央行2016年工作会议称继续完善人民币市场化汇率机制,与去年相比增加了“市场化”三个字,这是一个重要背景。市场化就意味着有升有贬,升贬都是常态。近期的贬值与前一段时间其他货币都在调整而人民币没有调整有关。

  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刘煜辉认为,人民币累积了比较明显的贬值压力和调整压力要释放。从2012年以来,这一压力就在慢慢累积。汇率说到底还是两个国家相对生产率的变化。2012年以来,美国相对中国生产率呈向上趋势,但人民币和美元之间汇率基本没怎么动。2014年6月以后,美国停止QE,美元升值,人民币贬值压力显现。目前来看,中国央行可能是选一个时间窗口集中释放压力。

  刘煜辉认为,当前资金套利和外流夹杂,主要原因一是企业部门降低外汇杠杆,而人民币对美元名义汇率调整,意味着企业财务状况恶化,成本快速上升;二是汇率是资本市场变量,有自我实现、自我强化的特性,一些持有人民币资产的人会动摇;三是家庭部门、居民部门开始换汇,羊群效应叠加人民币资产市场和汇率联动。

  未来不会大幅贬值

  招商证券研究发展中心宏观研究主管谢亚轩认为,未来人民币走势与外汇市场供求、全球资本流动有密切联系。目前中国贸易顺差还比较稳定,国内购汇需求可能还是对政策意图的理解和对形势的判断存在一些恐慌情绪。等大家都想清楚后,汇率才能稳定下来。整体来看,汇率围绕一个中枢上下波动的概率更高。

  赵庆明认为,汇率变动要看国内外经济的相对情况。中国相对其他国家经济状况仍不错,经济和金融状况没有那么糟,人民币不具备大幅下跌的可能性。另一方面,目前中国实施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人民币大幅下跌不符合整体利益,大幅下跌一定是弊大于利。

  刘煜辉认为,人民币汇率是三个方面综合的结果。一是中国推进经济结构调整,通过一系列改革举措扭转人民币收益下滑的预期,国内的资本回报率能不能止跌、企稳、拐头。二是取决于中国在全球结构中的相对比较。中国目前经济下行,资本回报下行,未来能否减轻下行趋势并有所改善。三是对于中国如此大的经济体来说,人民币不是小国货币,而是大国货币,能影响他国价格和经济状况。美国和中国这世界前两大经济体形成了利益攸关的关系,汇率问题的背后必然存在国家利益的协商和博弈。

  刘煜辉表示,前一段时间市场之所以出现大波动,主要原因在技术层面。政策、策略的组合、协调与市场预期的沟通出现了问题,而不是基本面的问题。从基本面来看,中国无论是经济运行状态、国际收支状态还是中央银行的对冲、贬值和流动性的能力,都是有能力应对挑战的,也没有出现所谓恶化性因素。

  美元走强有悬念

  沈建光认为,目前市场预期是美联储加息之后美元将走强,但回顾上世纪70年代以来美联储7次加息的历史可以看到,加息后美元未必会走强。在上述7次加息之后,美元4次走弱,1次区间震荡,虽有两次走强,但与当时里根政府和克林顿政府主导的“强势美元”战略密切相关。

  考虑到当前美国制造业与出口均弱于国际金融危机之前,强势美元并非政治诉求。此外,相对于历史上美联储加息大概率对应高通胀、经济过热或泡沫出现,如今美国并未出现通胀加剧的迹象。相反,在原油等大宗商品价格暴跌的情况下,全球面临严峻的通缩压力,美联储最新议息会议纪要显示美联储对2016年加息进程的口气并不强硬。

  美元在本次加息前上涨了20%,加息预期得到了充分消化,甚至有超调的成分,因此加息“靴子”落地后,美元下探的可能性应该居多。考虑到欧洲经济有所起色,修正后的日本经济数据也摆脱了“技术性”衰退的困扰,当前市场对于欧洲和日本预期可能过于悲观。

  沈建光预计,今年美元未必会升值,甚至可能走弱,这对人民币是个利好。预计今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至多小幅走弱,对一篮子货币汇率保持稳定是大概率事件。当然,如果美元大幅走强,则人民币压力很大,但目前来看,这种情形出现的可能性不大。 

本新闻版权归申博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sybkj.cn 金融论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