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诚信在线一季度我国外汇储备“缩水”795亿美元

17/08/18 来源:http://www.csybkj.cn
新华网北京6月30日电(记者姜琳)我国外汇储备持续多年的增长已经悄悄转为下降。自2014年三季度起,我国外汇储备开始出现减少,且减

  

  新华网北京6月30日电(记者姜琳)我国外汇储备持续多年的增长已经悄悄转为下降。自2014年三季度起,我国外汇储备开始出现减少,且减幅不断增加。国家外汇管理局30日公布的一季度国际收支平衡表正式数据显示,一季度,我国储备资产减少802亿美元,其中外汇储备资产减少了795亿美元。

  专家表示,外汇储备减少一方面源于外汇资产“走出去”;另一方面是我国推行“意愿结汇”“藏汇于民”带来的效果。据统计,我国外汇储备余额已由2014年底的3.84万亿美元降至3月底的3.73万亿美元。

  近期,人民币无疑是全球市场的焦点。人民币汇率中长期究竟是升是贬?人民币全球影响力在不断上升的同时应如何肩负“准国际货币”的责任?中国的改革进程又将如何推进?

  在由第一财经和世界经济论坛2015年新领军者年会共同举办的“人民币国际化的雄心”分论坛上,各界大佬都对上述问题表达了自己的见解。该论坛嘉宾包括清华大学苏世民学者项目主任李稻葵,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黄益平,世界经济论坛“全球金融体系”行动倡议主席AndersBorg,庆应大学政策管理学院教授竹中平藏,以及新经济思维研究院主席特纳勋爵(LordTurner)。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近期数据分析,一季度,新兴市场国家的外储总额减少2220亿美元,降至7.5万亿美元。其中,包括汇率损益的中国外汇储备下降幅度占新兴市场总体降幅的一半,达1130亿美元。

  我国外汇储备余额已经连续十余年持续增加。外汇局不久前公布的2014年年报显示,剔除汇率、价格等非交易价值变动的影响,2014年,我国新增储备资产1178亿美元,同比少增73%。其中,外汇储备资产净增加1188亿美元,同比少增73%。在一段时间的增幅放缓后,2014年三季度,外汇储备首次减少4亿美元,四季度减少293亿美元。

  李稻葵:“大国经济”要兼顾全球

  李稻葵认为,此次人民币汇改的时机选择和逻辑都十分正确,只是结果有些出乎预料,可见中国在不断展现大国经济实力的过程中,也要开始考虑对全球经济的影响。

  在时机方面,李稻葵认为,通常中国汇改选在夏天(如2005年7月11日、2010年6月19日、2015年8月11日),因为夏天正值华尔街放假,尽量避免全球过激反应,因此在不会引起过分炒作的时候改革是明智之选。

  就逻辑而言,近几年来,美国已经对主要货币相对上涨了20%,但人民币对美元却几乎没有贬值,所以此次贬值合情合理。

  至于最后的效果不如所想,李稻葵对此表示:“因为我们忽略了一点——人民币虽然不是国际货币,但可能是一个准国际货币,只要人民币稍有动静,新兴市场国家货币也会认为是中国经济基本面存在问题便闻讯而动,加剧了区域的‘贬值潮’。”

  李稻葵称:“这次改革告诉我们,中国国内的改革,尤其是金融改革必须要考虑国外对中国的认知,不管这个认知是对是错。”

  此外,他也表示,中国货币政策应适当放松一点,跟美国货币政策收紧形成对冲,形成对新兴市场国家的双向运动,否则全球货币条件都会收紧,中国可能暂时还没有完全尽到人民币作为一个准国际货币的国际责任。“我也建议人民币在未来几个月乃至于这一年暂时先别动,以免造成更大的全球影响。”

  黄益平:汇改“开弓没有回头箭”

  与李稻葵的观点略有不同,黄益平则认为,人民币应该进一步盯住“一揽子货币”,而非只盯住其中的美元,“如果人民币动了一阵,又把它盯住了,过一年后再考虑新动作,那我觉得这次汇改的波动就浪费了,下回还得重新开始。”

  在黄益平看来,8月11日的汇改恰逢其时,“过去我们越来越多地发现,每天早晨的人民币中间价和上一天的收盘价没太大关联,所以市场猜测这个差别很大程度上反映的是我们的政策意志,而非市场因素。所以汇改最核心的就是把中间价的设定更多地交给市场,参考昨天的收盘价和今天早晨的市场因素,我觉得变动本身是非常重要的一步。”

  此外,黄益平也认为,人民币如果实现国际化,其实解决了中国的国际收支当中存在的“货币错配”问题,因为如果资产和负债不是同一个货币,永远都存在国际收支危机的风险。“美国就没有这个风险,因为其资产和负债都是美元。”

  对于人民币国际化,黄益平同日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表示,一个货币有三个方面的功能——计价、支付、储值,人民币国际化就是在跨境市场上同时发挥这三大作用,用人民币作为我国进出口产品的定价单位,作为投资、贸易的工具,可以让人民币作为最终投资储值的工具。

  AndersBorg:人民币仍会保持强势

  对于人民币未来走势,AndersBorg表示:“长期而言,没有什么根本性的理由让人民币贬值,我知道中国有比较大的制造业,但是我认为,并没有什么根本的理由要让人民币贬值来增加产品的出口。”

  他表示,短期而言会看到一些贬值,但长期而言,如果中国的经济结构整体是健康的,那么人民币是会保持健康发展,这也正是李克强总理在9月10日的讲话中所谈到的,他展现出了对于中国经济的信心,所以我相信人民币会保持强劲。

  AndersBorg特别指出:“重要的一点是,不要让汇率波动受到政治的影响,因为汇率是市场化、经济性的东西。此外,如果中国要在世界经济当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资本账户开放也要逐步推进。”

  在他看来,适度的波动是可以理解的,而中国央行最重要的是促进中国经济增长稳定。

  特纳:人民币国际化才能防止资金外流

  对于人民币国际化,各界此前仍存担忧,但特纳表示,只有让人民币成为国际化的货币,才能避免出现资金外流的情况。

  他解释说,中国现在存在很明显的短期资本流动。“在三四年前,我们尚能理解成中国外汇储备的流动,根据现有账户和外汇储备,我们就可以了解这些‘热钱’是从哪里来的,但最近我们发现有些情况很难解释。随着汇率波动加大、资本账户越来越开放,有很多外国资本流入,因此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

  对于汇率波动,他也表示:“如果看一下过去15年,欧元和美元之间的变动只有非常少的波动是可以通过利率变化或经常性项下竞争力来解释的,大部分很难解释,像80年代时日本的状况,有大量资金流动,这导致了汇率的波动,简单用贬值或通胀的理论难以解释。”

  因此,他认为伴随着中国国际化的进程,必然有这样的后果,也必须去接受这样的后果。

  除了人民币汇率本身,各界对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11月将对人民币展开的“大考”也极为关注。

  特纳表示支持人民币加入SDR,“中国今年或明年进入无关紧要,主要是这个趋势,如果我是估值委员会的成员,我会完全支持它。”

  对于人民币加入SDR,竹中平藏认为,中国的经济规模很大,其GDP规模是日本的2.3倍,中国现已成为世界上第二大进口国,因此中国在全球贸易当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货币的作用亦不可忽视。“如果把人民币放入到SDR之后,它会进一步推动人民币金融市场的发展,这也是我们希望看到的。”

  对于人民币本身而言,尽管SDR在实际操作层面的角色并不突出,但人民币纳入SDR的意义仍不能忽视。被IMF纳入SDR,意味着人民币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世界货币,名正言顺地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180多个成员国的官方使用货币,这也标志着IMF首次将一个新兴经济体货币作为储备货币,将大大提升人民币在国际货币舞台的地位,象征性意义巨大。

  此外,人民币进入篮子可以增加SDR的代表性。篮子货币所代表的GDP自2000年以来持续快速下降(到2012年下降到40%),如果人民币能够加入篮子,篮子货币所代表的GDP会有较大的上升,也会大大减缓其下降的趋势。与此同时,人民币进入篮子也可以提高SDR的稳定性。有专家表示,如果人民币在上一次评估时加入篮子,SDR相对美元、英镑和人民币的汇率波动会有较大的降低。根据相关测算,可以分别下降13%、21%和17%。

  值得注意的是,竹中平藏回顾了日本90年代的痛苦经验。90年代中期,日本政府实行了一项非常全面的金融自由化的计划,很多经济体都对其表示大力支持,“但因为自由化的问题,有很多坏账和部分坏资产在此金融体系出现,造成市场极为动荡。”

  据外汇局统计,2015年一季度,我国经常账户顺差756亿美元,其中,货物贸易顺差1189亿美元,服务贸易逆差451亿美元,初次收入顺差17亿美元,二次收入基本均衡。资本和金融账户逆差179亿美元,其中,资本账户顺差2亿美元,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逆差983亿美元。

  储备资产指我国中央银行拥有的对外资产,包括外汇储备、货币黄金、特别提款权、在基金组织的储备头寸。

  他表示,当前中国政策非常关键,要提供透明信息,恰当应对“影子银行”问题,并有效消除坏账,“这些政策能够支持市场进一步自由化”。

本新闻转载于诚信在线http://www.jiajupifawang.com,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

www.csybkj.cn 金融论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