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托试探国际化业务:紧跟股东脚步 日本央行“负利率”恐只是具有象征意义

17/10/08 来源:http://www.csybkj.cn
为适应财富管理市场需求结构的变化,今年越来越多的信托公司将触角伸向国际化业务,除积极招募人才团队,亦大规模申请或通过旗下

  

  为适应财富管理市场需求结构的变化,今年越来越多的信托公司将触角伸向国际化业务,除积极招募人才团队,亦大规模申请或通过旗下专业子公司申请业务牌照。

  外管局资料显示,截止到今年9月28日,共有14家信托机构取得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投资额度共77.5亿美元。其中兴业信托、北京信托以及交银信托为今年新获资格的信托公司。

  日本央行本月29日召开货币政策会议,首次决定推行民间银行向央行存款时需支付每年0.1%手续费的“负利率”政策。有分析认为,日本央行此举不仅显示该国经济目前面临严重困境,也凸显日本央行在经济难题面前缺乏有效手段,将给金融市场带来一定的波动性。笔者认为,“负利率”政策实施范围和影响有限,恐只是具有象征意义,但未来政策效果难以预料。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所倡导的“安倍经济学”正在经历一个增长困境:一度成为其炫耀政绩的东京股市,在今年交易首月便大幅下挫近8%;帮助出口企业获利的、持续下行的日元汇率近日在全球投资者浓厚避险情绪的影响下,一度上涨至1美元兑换116日元。不仅如此,实为“安倍经济学”推行能手的日本经济再生担当大臣甘利明也于28日因受贿丑闻宣布辞职,日本经济前景愈发不明朗。

  包括中信信托、中融信托、中诚信托等信托机构设立的子公司持有香港证监会颁发的第四类证券咨询、第九类资产管理业务牌照。自沪港通开放以来,越来越多的信托公司瞄准了投资香港资本市场的机遇。

  中诚信托旗下孙公司深圳前海中诚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合格境内投资者境外投资业务试点获批。已发行的“睿投”系列及“精选”系列产品,获批换汇额度共计1.45亿美元。其中“睿投”系列主要投资于证券市场,“精选”系列主要投资于非标准化产品,包括私募股权基金、未上市股权等。

  今年年初,由中信信托全资子公司——中信聚信(北京)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投资设立的云南聚信海荣股权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获准从事人民币境外直接投资、人民币海外贷款业务。至此,中信信托正式成为国内第一家可从事人民币国际投贷业务的信托公司。

  不过,对于大多数信托公司来讲,国际化业务虽然是必修的一课,但是由于缺乏投资经验,其展业初期仍以通道性质的被动投资为主。

  东部某信托公司分析人士称:“比较可行的方法是被动投资和跟投,信托公司对市场风险、项目筛选方面可能不擅长,但可以协助有境外投资需求的客户进行投资结构的设计,规避税务、法律等业务上的瑕疵,慢慢积累经验。”

  以QDII业务为例,上述人士称,目前信托公司的目标客户以机构客户为主,还有部分超高净值的个人客户,这一类业务注重差异化和量身订制,对信托公司的人才实力提出了较高的要求。

  “同时,也有信托公司依托股东在海外投资的经验,慢慢跟进学习,后者常见于金融机构股东背景的信托公司。”

  在此背景下,日本央行采取颠覆存款获取利息这一经济基本原则的做法,通过了将政策利率设定在负0.1%的决议。该行目前对金融机构经常账户实施三层利率体系:正利率、零利率和负利率。其中,0.1%的正利率适用于金融机构现有往来账户余额,零利率适用于金融机构存放在央行的法定准备金,不包含在这两个范围内的准备金将使用负0.1%的利率。此外,该行还决定维持其规模空前的资产购买计划不变,承诺每年增加80万亿日元基础货币。

  按照“三级利率”的分法。仅仅第三层(既非金融机构存放在央行的超额准备金,也非金融机构存放在日本央行的法定准备金)资金需要缴纳“罚金”,而这部分资金的量在当前是非常少甚至为0的。这相当于日本央行对过去银行的做法进行了“豁免”,目标在于未来实施QQE时的增量资金,希望金融机构不要再让它们进入到央行的账户里。

  此“负利率”非彼“负利率”,实际上日本的基准利率仍为正0.1%。日本的这个“负利率”是指银行将过剩资金存放在日本央行账上的利率,这个利率并非日本央行的货币政策目标利率。早在2013年4月推出QQE时,日本央行就已将货币政策目标从基准利率改为基础货币发行量,即放弃了传统的盯住隔夜利率的货币政策模式。

  自2013年推出QQE以来,日本央行实施了史无前例的超级货币宽松政策,但并未实现2%的通胀目标,结构性改革进展也十分有限,企业工资增长乏力。在这种背景下推出QQE加负利率,短期内最主要的意义在于日本央行向市场表达了进一步货币宽松的决心。

  有信托机构高管近日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其明年将准备全面进军海外市场,但是展业初期,仍会依托股东大型金融机构在海外投资的经验,以其为带路人,在投资过程中慢慢学习提高。

  目前国内金融机构开展境外理财业务需经过监管部门的严格审批,如信托公司资质、从业团队资质、风险管控等多方面。架构境外理财业务成本较高,随着信托公司经验的积累和投入的增多,国际化业务或称为信托公司实现业务突破的新领地,上述信托研究人员表示。本报记者 徐天晓

  事实上,负利率政策是否可持续以及能否对日本经济起到刺激作用尚不确定。从经济基本面来看,日本国内物价水平持续疲软影响投资与生产,特别是全球原油价格低迷更令日本央行实现通胀目标的努力屡屡受挫。根据日本总务省当天公布的数字,2015年日本核心消费者价格指数仅增长0.5%,较上一年2.6%的增幅大大收窄。日本央行当天也宣布,推迟实现通胀目标时间半年至2017财年上半年,并预计2016财年的通胀水平仅为0.8%,远低于通胀目标。这也是日本央行自设定通胀目标以来第三次推迟实现时间。

  实施负利率政策虽然可以一定程度地刺激股市增长和日元重回贬值轨道,但从商业银行流出的资金能否成功引向实体经济则无法保证。倘若负利率下仍无法明显刺激经济和提高通胀,市场短期涨幅将很快回吐,甚至可能迅速下跌。日本央行在声明中还提到了进一步减低利率的可能性。若进一步降低利率,可能导致零售存款利率下滑和国债收益率进一步下降。当天东京股市日经股指在盘中大涨后随即大幅度跳水,也显示市场对央行未来政策空间和能够产生的实际经济效果存疑。

本新闻转载于澳门百家乐网址http://pho3.com,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

www.csybkj.cn 金融论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