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际金融论坛关注中国话题:人民币 货币政策空间充足

17/03/27 来源:http://www.csybkj.cn
上海9月2日电 题:国际金融论坛关注中国话题:人民币 新常态 金融监管   作者 缪璐   证券时报记者 孙璐璐   就在本周一外

  

  上海9月2日电 题:国际金融论坛关注中国话题:人民币 新常态 金融监管

  作者 缪璐

  证券时报记者 孙璐璐

  就在本周一外媒传出人民银行即将推出量化宽松政策(QE)后,央行紧急出面澄清。28日,央行首席经济学家马骏表示,有关央行将通过直接购买地方债的方式投放基础货币的报道没有依据。

  正在上海举行的国际金融论坛(IFF)第13届全球年会上,全球政经界权威人士就中国话题回应世界关切,对当前热议的人民币纳入SDR(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中国经济新常态、普惠金融监管等话题进行深入的解读和探讨。

  人民币“入篮”不能局限于记账功能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决定2016年10月1日正式将人民币纳入SDR。随着这一时间节点的逼近,中国在推进SDR使用中的探索有目共睹,IFF学术委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校长助理丁志杰甚至认为“可以说中国现在是世界上最熟悉SDR的国家”。

  2015年,中国首次向IMF申报其外汇储备;构建以SDR货币篮子为基础的人民币汇率指数。近日,国际复兴开发银行(世界银行)首发人民币SDR债券“木兰”,标志着中国特别提款权债券市场正式开启。但丁志杰表示,“这些还仅仅局限于发挥SDR的记账功能”。

  如果要真正发挥人民币在SDR及全球金融治理中的作用,丁志杰建议,人民币要将SDR从货物、金融交易的记账单位发展转变到重点为人民币定价,也就是说,在中国汇率安排中发挥作用。此外,IMF还可以建立一个SDR基金来支持中国等发展中国家,SDR目前的分配是以份额为基础,也就是份额越大,获得的融资越多,但这实际上与各国的需求并不一致,应该考虑与汇率制度安排挂钩。

  中国为世界经济发展作出了实实在在的贡献

  随着新兴经济体的崛起,中国对世界经济的拉动作用越来越大,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也随之甚嚣尘上。他们认为,既然中国经济风景这边独好,是世界经济的主引擎,那么世界经济出了问题,就是由中国经济下滑所造成。

  IFF执行委员、中联部原副部长于洪君指出,世界经济目前出现的局面,大家要共同查找原因,共同分担责任和谋划出路。中国也正在尽最大可能,为世界经济的复苏和发展提供中国智慧、中国方案。

  IFF学术委员、法国巴黎证券(亚洲)公司首席经济学家陈兴动认为,供给侧改革、双创计划、“一带一路”倡议都是中国为应对世界经济当前面临的困难,引导经济从“老常态”向“新常态”过渡所作出的实实在在的贡献。

  普惠金融监管要紧跟市场步伐

  自2005年世界银行正式提出普惠金融概念以来,普惠金融日益成为不可避免的话题。在中国,普惠金融发展实际上已经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根据世界银行在普惠金融指标上的最新数据,中国大部分指标均排在发展中国家前列,特别是账户普及率和储蓄普及率等指标,甚至显著优于G20国家的平均值。

  但同时,中国也与其它许多国家一样,在发展普惠金融方面,面临着服务不均衡、成本高、效率低、商业可持续性不足等一系列的全球共性难题。与会专家纷纷认为,普惠金融监管必须紧紧跟住市场步伐。

  QE二字,乍一听着实骇人,其给市场留下无限的想象空间。不过,从近期各类观点总结看,舆论环境之所以对中国是否推出QE如此热议,无外乎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下,外界对政府如何妥善处理大规模地方政府债务置换所带来的各种猜想。

  抛开QE传闻,近期市场对央行应对之举的几点具体预判或是传言,也都有其合理性。

  甚至有不少人士认为,货币政策的举措是否被冠以QE之名并不重要,关键看下一步央行使出何种政策工具帮助债务置换顺利进行。

  起源传闻 止于澄清

  本周一,一则《中国新一轮QE呼之欲出》的外媒报道在互联网的传播下迅速抢占为关注热点。报道称,中国将很快宣布新一轮QE,即央行通过直接购买商业银行资产的方式投放基础货币,以撬动信用投放、拉低全社会的长期融资成本。

  实际上,此前市场就已有央行该不该启动QE的理论探讨,尤其是在解决地方政府债务置换方面,越来越多的分析人士认为,货币政策应扮演更积极的角色,比如直接购买地方债等。

  不过,根据马骏的回应,同时按照现有的法律要求,直接购买地方债这一思路显然已行不通。“央行手中有包括定向再贷款、利率、存款准备金率和各种流动性调节工具,足以维持合理的流动性,保持货币和信贷的平稳增长,没有必要以直接购买新发地方债的QE手段来投放基础货币。何况,中央银行法也规定央行不得直接向政府提供融资。”马骏称。

  当QE的传闻瓦解,是不是意味着央行面对经济中诸多待解难题将不作为?显然不是。QE只是众多政策工具中的一种,并不是非它不可。就在马骏否认QE传闻的同时,他也表示,进行宏观调控的工具箱内还有许多可用的工具,而对地方政府债务置换也会有具体安排。

  所以说,未出的工具尚有,留给市场的想象空间就还存在。

  没有QE 还有什么

  “美欧用QE,关键还是常规货币放松空间已经没有,中国目前常规货币政策空间仍大,特别是降准空间,所以用非常规工具的必要性不强。”华创证券研报称。

  不仅是常规货币放松空间充足,如果仿照美欧央行直接在公开市场购买政府债券的做法,就现有的存量国债或央票而言,也不足以支撑央行放手大干一场。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副总裁章俊就表示,目前公开市场操作的标的国债或者央票存量太小(存款性金融机构对政府和央行的债权仅为7万多亿和6500多亿),相对于127万亿的M2存量而言,不足以支撑央行大量持续地购买来实现基础货币投放的目的。

  不过,这并不代表央行没有使出其他货币政策工具的必要。在外汇占款减少的大背景下,降准不再简单地承担“放水”的角色,也担任起补充基础货币投放的“补水”重任,再加之地方政府存量债务总额高达16万亿,债务置换压力巨大,单靠降准等传统货币政策工具恐难胜任。因此,近期市场期待的长期再融资操作(LTRO)就有其存在的合理性。

  章俊认为,包括最近央行进行的SLO、MLF等新货币政策工具都不能有效解决基础货币投放来源长期短缺的问题,央行目前需要一个稳定且规模相对较大的资产购买标的来实现基础货币的投放,地方债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如果央行出台一个类似欧洲央行的LTRO, 通过向商业银行开放质押贷款的通道,以商业银行购买的地方债为质押物。这样一方面可以解决央行基础货币投放的问题,另一方面可以解决地方政府融资的问题,从而在实际上达到‘一石二鸟’的效果。”章俊称。

  IFF顾问、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终身主席利奥·梅拉梅德认为,监管机构要采用最先进的技术,来对市场进行监管,这样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跟上市场所进行的创新和发生的变化,然后进行调整。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原副行长李东荣说,监管必须与时俱进,不能老是滞后,这确实有一个度和时间的把握,监管者不要担心把新生事物扼杀在摇篮中。(完)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所谓传闻的LTRO,实际上类似于我国已经推行的PSL,只不过未来PSL的抵押标的可能会从原有的贷款扩大到地方债,且预计今年面向商业银行全面铺开。

  不管是推出新工具,还是将原有工具改良,货币政策的稳健基调依旧不会变,对于处理地方债务置换也将发挥应有的作用。

www.csybkj.cn 金融论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